环球经济网
您当前的位置:环球经济网资讯正文

崔永元、何祚庥、张洪林,怼司马南最狠的人,也爱司马南最深?

2023-03-25 21:42:07  阅读:317429

近日,崔永元在YouTube上发布了两条关于司马南的长视频《爱国就不能像司马南》、《揭穿司马南的把戏》,就司马南做爱国生意、吃钻研饭,娓娓道来,并对夹头粉进行了一波输出。崔永元在视频中司马南式地侃侃而谈,指出司马南陷害别人的套路就是先给别人扣上帽子,希望大家也能跟司马南学习,也给他扣上各种反动的帽子。网友直呼,有内味儿了。

在《爱国就不能像司马南》中,崔永元由315展开来分析了假冒伪劣产生的根源,而中国有这么多假冒伪劣,把爱国做成了一门生意的司马南能有那么多支持者,是因为司马南的支持者“脑子是有问题的,眼界是有问题的,思维是有问题的,文化底蕴是有问题的”。在《揭穿司马南的把戏》中,崔永元也印证了2月份以来何祚庥与张洪林披露的事实——司马南在成为大名鼎鼎的“反伪斗士”之前的身份其实是“气功大师”。而他还披露,司马南之所以从气功大师转变为反伪斗士,真正的原因是在当时如雷贯耳的张宝胜、严新这些大师的光环之下,籍籍无名的司马南根本没有自己的市场,于是他选择了站在大师们的对立面去揭露他们。

这已经不是崔永元第一次揭露和diss 司马南,但凡知道二人“恩怨情仇” 故事的人已不奇怪。无独有偶,崔永元旧事重提之前,近几个月来,司马南还面临着另一场与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和医学博士张洪林的一场交战。

1月23日,社交媒体账号“张洪林医学博士在头条”发布的《96岁忘年交老朋友何祚庥院士点评司马南》一文中,转达出何祚庥对司马南的评价,何祚庥的调侃让司马南多了一个“口力劳动者”的名号。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司马南粉便对张洪林发起围攻,并对何祚庥展开了人身攻击。

如果说,司马南凭借“爱国大V”的包装晋升全网数千万粉丝网红,树敌太多招来非议也并不奇怪,但崔永元、何祚庥、张洪林这三位绝不简单,说起来,三位都算是司马南的贵人,甚至可以说是司马南的“恩人”。

往日的恩人如何都成了今日的敌人?得看看司马南究竟做了什么。

司马南与张洪林相识于八九十年代气功大热的时候,彼时司马南抛弃体制内的铁饭碗也要拜师修道,修的正是他日后批判的“气功”。气功师司马南起初是要找张洪林约架的,后来几经周折被张洪林从伪气功的歧途上拉回。

张洪林这样描述与司马南的过往,“其实他在1989年认识我之前,是个自认为自己也有特异功能,到处给人发功治病和有不少崇拜粉丝拜倒在他脚下的江湖伪气功师。是我当年采取改变人认知的专业科学方法,一点一点教育转化了他痴迷伪气功的观念,吸收他进入我的反伪气功团队,开始走上反伪气功道路,影响了他后来人生轨迹的。”

原来,后来的反伪气功第一人,其实曾经也是伪气功领军人,30多年前,是张洪林把气功大师司马南转化为了反气功斗士司马南。无论司马南对自己曾经是伪气功大师一事如何极力否认,他自己撰写的《神功辨伪——一个气功大师的自白》一书中披露诸多细节,是抹不去的事实。彼时的司马南对于张洪林这位将自己“复原为人”的老师也是心怀感激的。

回归正道的司马南,开始在打假气功之路上一往无前,名噪一时的“四大恶人”,司马南与何祚庥便是四恶人之二。当年一起反伪气功、出版《“四大恶人”丛书》、开发布会、录节目,司马南也称得上是何祚庥的忘年交。

同一时期,司马南揭露伪气功的节目也开始登上了电台、电视,真正让这位反伪大师为人所知的正是崔永元主持的《实话实说》。崔永元的性格和这档个性的节目在当时的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身正气的崔永元为了支持打假事业,除了冲破重重阻碍让司马南现身《实话实说》栏目,甚至亲自拉赞助资金做了20期的特别节目《揭秘》。正是凭借着崔永元的名气和这一系列的特别节目,司马南从气功与反气功圈子破圈而红,真正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

就是这样三位在关键时刻把司马南拉出泥沼的恩人,如今却成了“仇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

崔永元与司马南的分歧始于转基因,当时气功式微,不甘于坐吃山空的反伪大师司马南抱到了另一条大腿——方舟子,二人联手为转基因站台,与崔永元疾呼倡导的反转基因对阵,而就在崔永元最艰难的时候,司马南落井下石微博称崔永元“病得厉害”,暗指崔永元抑郁症病发,引发一场隔空骂战以及两人的彻底决裂。

与何祚庥的关系,从战友的亲密到破裂,始于2022年12月18日司马南发布的一条微博。

但不久之后,司马南嘴里95岁高龄、中招后没人管没人顾的何祚庥院士亲自下场辟谣了,大意是:何祚庥本人是全家症状最轻的,不是像司马南说的快不行了;医疗渠道是畅通的,而且还有“绿色通道”,不存在司马南说的看不上病;所社区一直有人关心,不是司马南说的没人过问。事实被还原和澄清之前呢,司马南趁着消息不透明,利用何祚庥院士的知名度,借着粉丝们的脑袋和键盘,站在天使的高度,搞噱头、博流量、割韭菜。而这一招确实让司马南狠狠赚了一笔,却也掀开了与何祚庥决裂和对战的大幕。

再后来,何祚庥数次通过另一位忘年交张洪林的社交媒体账号“张洪林医学博士在头条”发声,却引来大批夹头粉对张洪林本人和何祚庥的围攻。应战的张洪林这才晒出了司马南前世今生的“伪装者”故事。

这些从恩人到仇人的故事,不得不引发我们的思考,一个人究竟是做了什么,能让众人反目?从这三次反目不难看出——撒谎,司马南撒谎成性。从暗讽崔永元抑郁症,到否认自己的伪气功大师出身,到拿何祚庥夫妇感染疾病做噱头,再到去年被曝出的司马南在美国购房甚至可能不止一套的“小房子”事件,加之司马南夫人、儿子在美定居的事实被曝光,无一不是大大的“谎言”。而发表谎言和掩盖谎言的出发点,都逃不过“利益”二字,声名、地位、财富。

这样一个撒谎成性的“爱国表演艺术家”,却有数千万的粉丝追随、无条件的相信,难怪乎崔永元评价司马南粉丝“眼界有问题,思维有问题,文化底蕴有问题”,是有其道理的。

但昔日恩师诤友们对于司马南本人,或许更多是责之切则爱之也深。不论是披露司马南极力掩藏的事实,还是讽刺“乌合之众”的粉丝,亦或者学习司马南的方式给司马南扣帽子的建议也权当是笑话来听,但值得司马南严肃对待的是,昔日恩人们的良劝,或许正是司马南人生中第二次被救赎的机会,而目前看来最大的障碍是,做久了“爱国大V”,享受了巨大的爱国流量与红利,司马南,还放得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