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经济网
您当前的位置:环球经济网资讯正文

本报记者周萃

来源:金融时报

  本报记者周萃

  迈好“十四五”发展第一步至关重要。开局之年,银行业交出了一份高质量中期答卷。刚刚公布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上市银行经营绩效稳健向好,资产质量持续改善,盈利能力持续增强,发展转型取得实质性进展。

  良好开局来之不易。继续推动高质量发展,大零售、财富管理、金融科技成为下一步银行业走好转型发展之路的关键。

  多家银行净利重回两位数增长

  上半年,上市银行盈利能力持续增强,经营效益表现亮眼,多家银行净利润增长重新站上两位数。

  从营业收入情况看,工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264亿元,同比增长6%;建行实现经营收入380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8%;农行实现净经营收入3663亿元,同比增长7.8%;中行营业收入为3028.55亿元,同比增长5.53%;邮储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577亿元,同比增长7.7%;交通银行实现净经营收入1341亿元,同比增长5.6%。

  从净利润增幅看,六大行除工行外,均实现净利两位数增长,邮储银行净利增幅最大,达22.5%。

  具体看,工行实现净利润1645亿元,同比增长9.8%,仍然保持净利润绝对额第一;建行实现净利润154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9%;农行实现净利润1228亿元,同比增长12.5%;中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8.13亿元,同比增长11.79%;交行实现净利润420亿元,同比增长15.1%;邮储银行实现净利润412亿元,同比增长22.5%。

  股份制银行中,招商银行继续保持大幅领先,兴业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盈利增势强劲,净利增速超过20%。具体看,招行上半年实现净利润612亿元,同比增长22.8%;兴业银行实现净利润401.12亿元,同比增长23.08%;光大银行实现净利润225.1亿元,增幅22.2%;平安银行实现净利润175.83亿元,同比增长28.5%。

  工行行长廖林认为,上半年工行盈利增势良好,主要受四方面因素影响:一是实体经济稳定恢复,在经济稳定恢复的大环境下,银行利润增速也出现了明显回升,这与实体经济发展趋势基本一致;二是工行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在促进经济加快恢复发展的同时,也促进了自身营业收入的增长和盈利的提升,上半年,工行各项贷款新增近1.4万亿元;三是资产质量持续改善;四是去年的利润基数较低。

  我国经济保持稳定恢复发展,是银行业良好发展的前提和基础。今年以来,我国生产需求持续回升,经济发展质量效益稳步提高,经济运行呈现持续稳定恢复、稳中向好态势。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2.7%,两年平均增长5.3%,经济持续稳定恢复。

  “经济基本面稳中加固、稳中向好,银行业的金融服务需求特别是信贷需求得到进一步释放。上半年,建设银行贷款新增1.32万亿元,增幅7.9%。信贷增速超过资产增速,这为有效获得利差收入和提升盈利能力奠定了良好基础。”建行行长王江表示。

  对于2021年全年盈利前景,多家银行高管持乐观态度。“随着国内经济延续回升,预计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净收入等将保持稳定增长,全年盈利增长稳中有升、总体向好。”农行行长张青松表示。

  “建设银行的经营状况和宏观经济未来走势会保持匹配,保持健康和近几年较好的利润增长是可期的,也是可以实现的。” 王江表示。

  息差收窄将逐步企稳

  受市场环境以及减费让利政策等因素影响,上半年上市银行息差普遍收窄。

  具体来看,工行年化净利息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1.93%和2.12%,同比分别下降9个和8个基点;农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1.96%、2.12%,均同比下降8个基点;建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1.95%、2.13%,同比分别下降9个和7个基点。

  造成息差收窄的原因,从资产端看主要是受生息资产收息率下降的影响。以农行为例,上半年该行贷款收息率4.25%,较去年下降13个基点。从负债端看,受存款定期化、长期化趋势影响,银行业整体负债成本小幅上行。

  建行首席财务官张毅表示,近两年,银行业的净利息收益率呈现收窄趋势,一方面,世界经济的潜在增速逐步收窄;另一方面,叠加疫情影响,各国采取了一些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货币的投放量在上升,所以利率中枢在下移。同时,国内利率市场化加快,也引导利率水平下降。

  从建行本身的情况来看,张毅表示,疫情发生以来,建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贯彻落实减费让利相关政策,对普惠、民营企业的贷款收益率有所下降。同时,存款市场竞争加剧,相应付息成本上升,造成净利息收益率有所收窄。上半年,建行净利息收益率为2.13%,同比下降7个基点,与去年年底相比下降6个基点。

  对于未来的息差走势,多位银行高管认为,下一阶段净息差仍然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邮储银行董事长张金良认为,下半年,促进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稳中有降仍是政策主基调,贷款利率估计仍然有下行空间。

  做好下半年息差管理,张青松表示,一是要突出分层分类定价,优化信贷结构,稳定贷款收息水平,同时抓住市场机遇,提升债券投资等资产的收益水平。二是鼓励活期存款和短期存款,合理发展中长期存款,进一步优化负债结构。

  “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净利息收益率的收窄会逐步企稳,建行会加快业务策略调整,尤其是资产负债结构调整,加强在贷款、存款等主要产品定价以及风险定价方面的能力,全年建行的净利息收益率会保持在比较合理的水平。”张毅表示。

  迈向高质量发展

  新发展格局之下,商业银行如何持续高质量发展,找到“二次增长”动力之源?

  “平安银行在零售转型战略道路上保持了快速增长,市场也非常关心我们第二增长曲线的动力从何而来,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也已经明确了模式和打法,为平安银行新一轮发展注入新动力。”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表示。

  零售进阶是平安银行转型的着力点。上半年,平安银行零售业务净利润117亿元,同比增长46.3%;财富客户数突破百万户,达102万户,较上年末增长9.6%;私人银行达标客户6.48万户,较上年末增长13.1%。谢永林表示,新的动力来自于“五位一体新模式”,即在大零售条线,以综合化银行、AI银行、远程银行、线下银行、开放银行相互衔接并有机融合的“五位一体新模式”继续驱动经营提速。

  从多家银行的发展情况看,大零售、财富管理和金融科技已经被确立为下一步发展的着力点。

  农行表示,零售业务是农行的战略基础业务,也是农行的特色和优势所在。下一步,农行将继续围绕国家战略、市场趋势和客户需求,持续推进零售业务智慧化、综合化、普惠化发展。

  深耕零售业务和财富管理的核心是提升科技能力。下半年,上市银行将继续强化科技布局,加快智慧银行建设进程。

  目前,建行已经发布了2021年至2025年金融科技战略,即“Top+2.0”,明确了金融科技未来5年的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农行围绕“业务数据化、数据业务化”,从渠道建设、数据质量提升、大数据应用和科技基础等方面,全面推进数字化转型“十大工程”建设。中行将加快实施数字新基建,深入开展“绿洲工程”建设,完成主要业务领域的战略解析,实施方案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

责任编辑:李桐

原标题:本报记者周萃